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

我沒有時間細嚼慢嚥

  獲得健康僅需要兩個法寶,一個是深呼吸,一個是細嚼慢嚥,兩個看似簡單的動作,不僅僅是影響健康的關鍵,也影響到生活的品質,而想要確實施行起來,真的是困難重重,筆者身為牙醫師,在臨床工作上會特別提醒病人進食時做到細嚼慢嚥,不過實在是難啊!不僅僅病人覺得難,連筆者也不容易做到,但就這樣放棄?放棄等於是跟自己的健康過不去,不放棄,又該如何開始「細嚼慢嚥」?

  筆者常常跟病人說,當經濟環境出問題造成景氣不好,企業主會希望員工多打拼,以避免公司支撐不下去而倒掉,員工努力工作後,每天累的半死,下班後脾氣就變得不好,東罵西罵,特別是總統變成千夫所指,變成容易挨罵的對象,當總統民調變低,就趕快拼經濟,希望經濟「數據」改善,好像大家就會多支持總統,政府因而撥了不少經費或降低稅收來資助企業,企業主拿到錢,您說員工是要更努力工作,還是閒下來回家吃自己,結果當然是員工更努力,下班後罵聲更是連連,總統民調只會低不會升,整個國家就這樣出現上下交相賊的惡性循環,如同佛教說的共業,大家都不曉得自己生活的目的與生命的意義,只好一起沈淪,說實在的,連筆者也覺得自己很可悲!

  如大家所知,要將這惡性循環打破的唯一方法,就是要讓人民懂得生活,而要讓人民懂得生活,還是要從教育著手,就跟有儉入奢易,由奢反儉難一樣,當人民物質慾望重了之後,人沒有手機不能活,沒有車子不會走路,沒有衣裝不是人一樣,社會不重視教育只重視成績,用分數評斷孩子,事實上也等於物化小孩子,長久下來,孩子也只會用數字去評斷別人,好像數字就是一切,忘記教育的真理!

  飲食也是一樣,美食節目中,主持人與特別來賓在品嚐美食時,常常一口餐點放入嘴巴,馬上出現那陶醉的眼神與表情,好似煙毒犯吸毒陶醉於虛幻之中一般,要不就是違心之論,要不就只是在感受醬料的美味,因為出現表情的過程中,完全沒有什麼咀嚼,然後就吞下馬上說話,等於完全沒有透過細嚼慢嚥去品嚐出食材的美味,大部分現在人飲食事實上也跟這些藝人是沒有不同,心理想吃的,已經不再著重食材本身,而是視覺化與調味料化的美食,而商家為了達到「美味」,所以不擇手段用低廉的方式採買或提供列等的醬料、用油與食材,反正現在人只要飽,根本不會在意吃進去的是什麼!而且更殘酷的是,健保也是同樣用不擇手段與低廉的方式來敷衍民眾,反正病人只在意吃到藥,反正吃不死,大家說好,就盡量去醫院用健保「信用卡」刷來吃,吃飯好像跟吃藥一樣,吃不死,可以飽(有效),加上便宜,就會還想要且一直要,人們連吃飯/藥的真正目的都忘了,變相的慾化與物質化,人活著真的是情何以堪!

  每次提到細嚼慢嚥就很替老師抱不平,筆者很多患者是老師,從牙齒可以看到一個人的一生,特別是老師比一般人的的牙齒更讓我感到深刻,顯然老師們真的像用最大亮度在燃燒的蠟燭,牙齒的咬痕重、側邊磨耗嚴重、嘴唇力量大、骨頭收壓迫到變形比例高,一點一滴都可以看到老師們用盡心力為孩子們付出的那顆愛心,當然,筆者能當到牙醫師,從小到大必定受到老師的疼愛才如此說,但離開學校20年了,有些老師都已經不再世上,但不管是不是以前我所喜愛的老師,到現在我都是心存感激,感激老師們用盡一生的愛為學生付出遠比家人還要多,所以每當我跟老師說,吃飯要記得細較慢嚥,如果小朋友每天中午的第一口飯菜可以由老師們陪同一起細咬慢嚼100下,9年國民義務教育下來,小朋友總該學會吃飯,結果老師們異口同聲跟我說:「趙醫師啊!我很能夠理解您的意思,不過我們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啊!」當第一次聽到這些話時,雖然嘴巴還是希望老師為了健康要改習慣,事實上,內心是很激動的,國家竟然連給老師吃飯的時間都沒有,難怪老師只能用分數來評斷學生,整個國家的人民連吃飯時間都沒有,這個國家的人民一定不快樂!難怪大家只在意飽足感,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麼,如果您機會看到這篇短文,希望您靜下心來看看自己,是您身不由己,還是忘了生命的真諦,牙疼不是病,是一個人生活方式的表徵,當您牙齒出問題時,千萬不要急著只是請牙醫師幫你止痛,回頭想想自己,是不是很久沒有靜下心來看看自己,如果您身不由己,請記得每天吃飯時,可以靜下心來,細嚼慢嚥,順便關心自己。